当前位置:主页 > 海北 >

摩托车之家

??????, ?? ??? ????? ??? ??

???? 17? ?? 11? ?? YWCA?? ?? `?? ??? ?? ??? ?? ???`? ??? ??????(?? ??? ??? ??), ???????, ??·??? YWCA ????? ????? ?? ??. [?? ?? = ??????] ??????? 17? ?? 11? ?? YWCA?? ???????, ??? ?????? ??·???YWCA? '?? ??? ?? ??? ?? ???'? ???? ???.

?? ??? ?? ???? ??????? ??? ???? ??? ??? ??? ????, ???????? ?? YWCA? ??? YWCA ?? ??? ??? ????. ??? ??? ??? ?? ? ?? ???? ?? ??? ?????, ???? ?? ???? ? 80??? ?? ?? ??? ? ??.

??? ?????? ??? "?? ???? ????? ??? ??? ??? ????? ????? ???? ?? ???"? "??? ??? ???? ?? ???? ????? ????? ??? ? ??? ??? ?"??? ???.

[?????? ??? ??]

???? ???? '????'? ?????
????? '????' ?? ?????? ???? ????
[? ???? & mk.co.kr, ???? ? ??? ??]

17 11 YWCA , , YWCA . 17 11 YWCA , YWCA ' ' . , YWCA YWCA . , 80 . " " " " . '' '' amp mk. co. kr,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489129.com/h628/13549-29508-57108.html

发布时间:00:17:38

电音??华考范文网??电音??狗狗搜索书籍??手机归属地查询??dj舞曲??狗狗小说网??菩提文库??舞曲大全??菩提文库??

{相关文章}

医生眼里的看病难:被“冤枉”的号贩子

????

01

做为大医院的工作二十来年的医生,病人看病的艰难,我的理解比很多人更深刻。

每次门诊,我刚走到门诊护士站,一大帮人就围住我,都在说:“杨教授,加个号吧!我挂了一(两)个月您的号,都挂不到”。他们所说的是事实。

除了特需门诊外,我一个星期只看一次普通门诊,只有20个号,每个号22元(曾经是5元,后来升为4级专家,涨到这么多)。

华西的号实鹤山在线_侠大2019香港福利传真行的是临时挂号制和预约制,预约可排队预约,也可网上预约。预约的期限最长为1月(以前为两月,后来改成两周),也就是说,可以提前挂两周后的号。不管是提前两月还是两周预约,每次我的号在网上一放出来,马上就被抢完。

很多想找我看病的人根本挂不到我的号。尤其是那些患心律失常,想找我做消融术的病人。

我最远的病人来自美国,国内新疆、青海、宁夏、广西也不少见,更不用说云贵川渝陕和西藏。我不知道每周想挂我的号的人数和可以挂到的号数的具体比值。但我想,这个比值是很大的。

正因为这样,不管多累,只要周四晚上不飞到外地(经常要参加学术会议)或没有加班手术,我就会给那些围着我的人加号。


医生眼里的看病难:被“冤枉”的号贩子



但加号不是无限制的。想想从中午1点看到晚上6点半(门诊该是4点半结束,我几乎都要拖堂),不上厕所,不休息。

满满算也就300来分钟。加30个号,平均每人也就6分钟。

这之中,有很复杂的反复晕厥的大爷,有很善于聊天啰嗦得不得了的大妈,有担心手术风险,很有探索精神,要你把手术风险逐条解释清楚的中小学教师,还有背景深厚,多人打招呼的不敢得罪的关系人士。

6分钟,能把疾病看好,把后续的事情安排好,还要让病人和家属满意,我是拼了我的“中命”的。

50个病人是我的极限。但50个号够吗?

也有后面来的病人,还要找我加。有的说是来自外省或边远地区的,有的说是预约好了号,由于堵车来迟了取不到号的,有的说是某某熟人打了招呼的。我一概不加了。只有一句话,请下周来。

他们也有问的,下周来能加到号吗?我答:不敢保证。但就是这50个号,一个下午上下来,常有有头晕目眩的感觉,真比做5台介入手术还累。


医生眼里的看病难:被“冤枉”的号贩子

▲看完正号,加号病人一涌而入

有人会问:为什么不增加门诊次数?这种人以为教授除了门诊就在休息一样。

实际上,除了门诊,我还要手马尔蒂尼家族_侠大2019香港福利传真术(手术大多数都是十台十台的排,手术日几乎没有不加班的)、查面试经济热点话题2018_侠大2019香港福利传真房、会诊、值班、上课。还要申请点课题,搞点像样的研究,带点学生,培养一些后进。

周末则参加学术交流,讲课或手术演示。去年一年,坐了80多趟飞机,连家都回不了。还说加门诊?门诊是加不了的。要加门诊,那只有半夜了。

只看20个号的门诊,因为自己的好心,增加了一倍半的门诊工作量,还是不够。弄巧成拙的意思_侠大2019香港福利传真请问大家,这看病难,怎么解决?

正因为理解患者的看病难,这几天是我的年假(过年我还要上班),本来该好好在家休息。但这周四的门诊,我决定还是回来上。其根本原因是想挣那二十元一个的挂号费吗?

我只是在想,那些提前一月挂自己号的病人,如果自己不去上,他们怎么办?又要去抢号吗?运气好,抢得到的,是一月之后的了。抢不到的,又是什么时候才能看哪?于是,只有把假期弄得支离破碎,赶回来上一个对自己毫无意义的门诊。

说了这么多,其实不是只有我一个医生这样。和我同一天下午,在同一层楼看门诊的医生,如贺勇教授、张庆教授、杨健教授、林涛教授等等都很晚才下班。

看病难看病贵是他们的错吗?不是的,他们都尽力了。看来,看病难,不是医生的问题。医生已经超负荷工作了。医生已经不容易了。

02

那看病难是号贩子的问题吗?

很多人第一感觉,绝对是。就是因为他们把号给搞出来,然后高价倒卖给患者。增加了患者的负担,导致病人挂不到号。这的确是事实,但这是表面的事实,而不是导致事实的本质。

我们假设号贩子抓住一个,正法一个。慑于法律的威严,无人敢做号贩子。号贩子绝迹了。协和、华西的门诊大厅里总是朗朗青天。

于是有一天,华西的门诊大厅,出现了一个来自攀枝花的严重心脏病患者。他患了室性心动过速,经当地医生推荐来找我看病。

他很朴实,一早就去排队挂号,他挂得到号吗?号在一个月前就被挂完了呀!大家会说,怎么会这样?也该放点号来排队挂吧!好,每天放了5个号来现场挂。你以为这号就能挂到他身上吗?

一个号20元钱,对他这样一家两三个人(总有家人陪他来吧!)坐上一天的火车,再在成都找家旅馆住上几天,再加上几个人每天的吃穿用度,那20元一个的号,相比他的其他支出,几乎就没有成本。

这没有成本的20元,只有他一个人在争吗?不,它可能是数十个人在争

提醒大家,争这号的人不是号贩子,都是真正的病人。


医生眼里的看病难:被“冤枉”的号贩子

只是这病人分了好些种类。

一类是很轻的,只是自己觉得非要找个专家看看才放心,他们也来自远方,拼足了劲是要挂到这个号的。有些是成都市的,号本来也不贵,也谈不上不方便,叫个保姆或安排个侄儿的来熬熬夜排排队就有希望挂到这个号。

有些是住院部或门诊的老病人,对医院熟络得很,早都找好了人(出点钱就是了)帮他排队挂号。

甚至还有人,本来就是挂号室某些工作人员的熟人或亲戚(记住,他们也是真正的病人),早都把就诊卡交给了这些工作人员,帮他们提前挂了号。

当然,还有一类,就是他这种,病最重,最应该挂我的号,最应该找我看。但在这所有的病人群中,他和他的家人争挂号的战斗力,却可能是最弱的。

他和他爱人来自农村,他们不熟悉地形,他们不够强壮。他们没有门路,他们也不知道如何直接找到我(找到我也许就好了)。

第一个星期,他们注定的结局,没挂到我的号,只好挂了另外一个医生的号。

医生很负责,给他好好看了,告诉他,你这患的是严重心脏病,而且有很严重的室性心动过速。这个病杨庆老师很有经验,你还是得找他看。

于是,新一轮的拼搏开始了。谁敢保证,这次的拼搏,他就能成功?

在这时,在他要绝望的时候,有人说,我有一个偶然_侠大2019香港福利传真杨庆教授的号,我家里有事,来不及看了,转给你吧!他是不是该感恩涕零?我想是的。

不过,没完。这个给号的人说。我也不能白给你。你看吧!拿到这个号,我来坐了一天的汽车,住宾馆住了两天天,又熬了一个通宵,两三顿都没吃好。就算上误工费,误餐费以及出差补助费。我也不多要了。你就给个三五百吧!

这攀枝花来的病人给不给?他一家人,在成都每多耽搁一天,其花费只会超过这个数。

表面上,他花15倍的价格买了这个号,看起来是冤大头,实际算下来,他的支出成本显着降低。他是傻瓜他才不买。

当然,如果他来的第一周就这样有人卖这个号给他,他就不至于在成都多呆一周,白白多花上数千元。

这里,卖号给他的人不是号贩子,他也是病人,只是他是一个精明的不愿亏本的病人。于是,另一种形式上的号贩子回归了


医生眼里的看病难:被“冤枉”的号贩子



看看吧!当一项资源是稀缺的时候,当所有人都想挣得这资源的时候,这种加强打击号贩子的管理是毫无意义的

在医院管理上,无论你怎样的管理、控制和制裁,你可以表面上管理住号贩子,但你管不住这里面蕴藏的价值和商机。

这价值和商机被某些人发现并加以利用,并让一些并无竞争力的人通过金钱能够获得看病的机会,从某种意义上救助了他们。这是荒谬的现实,但它确实存在。


03

这样看来,号贩子也不是看病难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那问题的关键到底在哪?

好医生,好的医疗服务质量,不管何时都是稀缺资源。但这些稀缺资源由于种种原因限制,其价值并没有得青年视觉官网_侠大2019香港福利传真到体现。(普通医疗资源的价值体现更低)

如果体制能培养出大量的好医生倒是能解决问题。可现在的体制,要培养出大量好医生不太现实。

医生价值得不到体现,收入和地位得不到提高,连做医生的人数都不够,更遑论增加好医生的数量。

或许让医生自由定价,自主管理自己的病人,坚持一段时间,就能有大量的好医生。

医生眼里的看病难:被“冤枉”的号贩子

▲图片来源于网络

不要担心医生自由定价会出现逆天的价格。一旦放开,医生和医生之间的竞争会很大。谁也不敢定一个让自己作死的价格。

而且竞争一起来,医生愿意多看病人。医生自己也愿意提高自己的技术和服务水平,这样好医生的供给会持续增加,价格自然会到合理水平。

此外,价格起来,就再不会有那些病人,为了开一个月不变的处方,非要挂我的号(反正只有20元,他们也不心痛);也不会有那些病人,挂我的号,只是要我开一个病情证明;更不会有那些病人,挂我一个号,只是来看看我长得什么样。

这样,这些余出来的号,多出来的资源,自然就会流到那些真正需要找我看病的病人身上。

另外,医生会加强效率管理。他们自己都会聘请自己的助理,医生助理会和患者直接联系,有助于让发现那些需要提前看,提前处理的病人,会更好救治更需要救治的患者。

关于看病难,挂号难的问题,很多人都曾提出解决方案,但如果抓不住问题核心,处理不好供需关系,这个问题恐怕很难解决。

所以无论如何,我们在解决“看病难”的问题上,思维一定不能太简单。

编者按

我曾分享了读者来稿——读者来稿|抢号(点击文章题目,即可跳转阅读)。文章主要讲述病人挂号看病的艰难,认为看病难是因为号贩子存在,而要解决号贩子只有不准退号这种方式。

刚好三年前,我也写过一篇关于看病难的文章,今日再次分享出来。(原文部分内容有删减和修改)

我个人认为,不准退号,的确能管住号贩子。但它可能解决不了看病难的问题。

因为即便号贩子消失,医生的供给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,优质的医疗资源依然紧缺,病人依然那么多。

不准退号,会让有退号需求的病人遭受经济损失不说,还会造成号源浪费,让真正有看病需求的病人看不上病。这可能会导致病人看病更艰难。

看病难到底如何解决?对此问题大家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欢迎留言与我们讨论。

Copyright @ 2016-2017 侠大2019香港福利传真 版权所有